潘金莲不喜欢武大郎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丑 – 宅男国度

宅男资讯

潘金莲不喜欢武大郎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丑


“可以不爱,但别伤害”,潘金莲出轨并杀害亲夫武大郎跳进黄河也洗不白。

今天我只想单纯探讨一下:潘金莲为什么不喜欢武大郎。

你可能瞬间把脸定格成“微笑”表情:对于如花似玉风情万种的潘金莲来说,武大郎就是中国免检ISO认证中华老字号的“丑”,不吐就已经仁至义尽做好事不留名了,还让人喜欢?

丑当然是一个重要原因。但结过婚的都知道,长相在婚姻中没那么重要。天天看,再美也会无感,再丑也会习惯。

所以是因为穷?

不是,武大郎其实是很会赚钱的。

先看他住的房子。两层,临街,不然潘金莲挑帘子的竿子也不会砸中路上行人西门庆的头。而在衙门当差的武松曾经住在这一段时间,证明这套房子离县政府不远,是中心地带。

从内部看,武大郎家的客厅相当宽敞,还有个人工作室(武大郎做炊饼的地方)。武大安排武松住处,立即收拾出一间卧室。就那间卧室,起码也有十五平米。(楼下整了一间房,铺下一张床,里面放一条桌子,安两个杌子,一个火炉。)并且这栋小楼,和其他人家连在一起,通俗说,那叫连体别墅。

宋朝是出了名的买房难买房贵朝代。欧阳修官至“知谏院兼判登闻鼓院”,相当于国家直诉法院院长,还是只能在开封租破房子住。他写诗发过牢骚:“邻注涌沟窦,街流溢庭除。出门愁浩渺,闭户恐为潴。”这套破旧的屋子,每逢下大雨就浸水。

武大郎能在阳谷县中心地段租上一套地段极佳的别墅,你敢说他穷?别忘了,武大郎还是清河县人士,在老家说不定还有套永久产权房。

再看他平时花销。

卖梨的郓哥向武大郎揭发潘金莲西门庆奸情。武大郎请他到馆子里吃了一顿,取出一叠钱,说:“兄弟,我有两贯钱,我把你去,你到明日早早来巷口等我。”随后,武大郎又付了酒钱。

这一段,至少可以说明两个问题:

1. 武大郎随身携带的钱,肯定不止两贯钱。2. 武大郎有支付两贯钱好处费的实力。

那么,两贯钱是多少呢?两贯钱换算成银钱,是二两银子。《金瓶梅》里,西门庆开的绸布店,店伙计月工资就是2两银子。

所以武大郎不是你想的那个穷兮兮领着低保的小摊贩,而是租着市中心别墅、随时可能打赏一个月工资让你不禁跪下叫爸爸的隐形土豪。

所以,潘金莲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喜欢武大郎?

因为武大郎有一点欠缺,而这一点恰恰是婚姻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点,女人最看重的一点。

我们来仔细看看潘金莲和武大郎平日的生活状态。

潘金莲爱美,森女系波西米亚洛丽塔风轮着来。糙汉子武松平日里也知道穿一件像样的鹦哥绿丝衲袄。

而武大郎呢?每天穿着件破衣裳去街上卖饼。早上做饼是那件衣服,去街上卖饼是那件衣服,晚上回家还是那件衣服。武大郎就是那种把工作服一年365天穿在身上的可怕男人。

潘金莲讲究生活情趣,心灵手巧会一手好针线活。王婆设计潘金莲西门庆见面,靠的就是让潘金莲去王婆家帮做寿衣的幌子。金瓶梅里,潘金莲还读书识字,会弹琵琶。放在今天,潘金莲就是个沉溺于手工布艺和古典音乐的文艺女青年。

而武大呢?只知道守着自己的炊饼摊子。

“武大每日自挑炊饼担儿出去卖,到晚方归。妇人在家,别无事干,一日三餐吃了饭,打扮光鲜,只在门前帘儿下站着。”天没亮武大郎就要起床做饼,天黑了武大郎才挑着扁担回家歇息,几乎跟潘金莲没什么交流。

武大郎娶的不是潘金莲,娶的是他的炊饼摊子;他卖的不是“夫妻肺片”而是24k纯金的“武大郎炊饼”。

潘金莲和武大郎发生矛盾,武大郎不是贱贱地扯皮“嘤嘤嘤,老婆不要闹了”或者递上一杯茶诚恳地说:“老婆消消气”,而是用最消极的处理方式:“整整的吃那婆娘骂了三四日。武大忍气吞声,由他自骂”,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硬。

在有限的交流里,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对话基本是“吃了吗?喝了吗?去哪啦?”

知乎上有人提问“被不会撩妹的男人强撩是什么体验”。点赞高的有“感冒了痛经了永远都是回多喝热水”“早上把你喊醒只是为了在寒风里送你两个肉包子”。潘金莲直接撕了卷子:“这题老娘不答了,武大郎连强撩的举动都没有。”

所以你有没有发现,潘金莲有房住,有钱花,有丈夫,却没生活。百无聊赖,倾城容貌,空对了落花流水,徒剩下无尽落寞。

这就是武大郎欠缺的那一点:只会挣钱,不懂生活。

他觉得给了钱就是给了生活,把爱的供养活生生变成包养。

但钱不是生活,钱只是实现生活的手段。

武大郎只挣了钱,却不生活,就像好不容易找到钥匙,却不开门;好不容易划了五线谱,却不填音符。

而女人最想要的,其实是生活。

什么是生活?

生活就是不满足于生存。如果生存只是用鼻子呼吸,生活就是用眼睛眺望,用耳朵聆听,用嘴巴歌唱。

生活要有柴米油盐酱醋茶,也要有琴棋书画诗酒花。

生活不是只有西装的灰黑蓝,还有跆拳道服的白,冲锋衣的黄,玫瑰花的红。

生活不是你来挣钱我来花,生活是咱俩挣钱咱俩花。

生活不是“一人”,生活是“一起”。

生活不是活着,生活是快活着。

潘金莲本就是个人口拐卖受害者,被许配给武大郎纯属被迫。没有天生水性杨花的女人,潘金莲从小就受欺辱,如果遇到一个能疼她会疼她能给她生活能一起生活的男人,她必定会心存感激托付终身。

如果武大郎懂生活,懂快活,懂说话,懂情话,能打烊,也能打扮,会卖饼,还会卖萌,也许故事会是另一个结局。

可惜武大郎没懂。

而今天很多男人也还没懂。

觉得拼命挣钱,就是盖过一切的杰出贡献。

把挣钱当作自己的天命,但最后,这天命却成了生命;

只知道挣钱,到最后却忘了为什么挣钱;

生活的乐趣不是看着孩子长大,而是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变大;

看上去顶天立地,但实际上只是个会呼吸的ATM机。

而对自己和爱人最大的侮辱

就是把自己活成ATM


(0)

本文由 宅男国度 作者:宅男国度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